【转帖】留学生亲历:漫谈一盘散沙的海外华人

    |     2008年9月23日   |   生活   |     0 条评论   |    120

几年前一踏上温哥华的土地,就立刻向我的两位朋友报到,他们热情地招待了我,上馆子、去海边、逛公园其乐融融。由于在中国时听说过一些事情,所以在游玩过程中,我掏腰包的速度不亚于西部片快枪手拔枪的动作,宁可以不懂go Dutch为何物来装傻充愣,也不愿意让人小觑了大陆人,当然效果颇佳。酒酣耳热之际,两位朋友都和我说过这样的话,“我们一般是不和中国大陆来的人来往的,你为人不错…”云云。我美国的一个同学在电话里也有类似的表示。可想而知我当时的感受,你们不也是从大陆来的?在来Vancouver的加航飞机上,一位在卫生间门口撒泼的香港女人,连最起码的对人尊重都不懂,让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对大温地区的香港人心存芥蒂和谨慎。怎么中国大陆来的人在自己同胞处名声好像也不咋的么,这是为什么呢? [separator]

[url=http://edu.qq.com/a/20080918/000315.htm]转载自 留学生亲历:漫谈一盘散沙的海外华人[/url]
[color=#FF0000][size=4]一.你眼中的西方惯例仅仅就是这些吗? [/size][/color]

来后不久,投资一处商业用房,为了在该房买和卖的过程中处理好HST和生意,需要聘请一个内行的会计。那时我英语(Q吧)不好,该会计最好是华人。我的买房经纪人推荐了一个在省政府做会计的华人ca,该ca还是当地中华文化中心的理事,对新移民非常热忱…但是代账是要收费的。我说,没有问题。以我在中国的经历,政府部门的高职会计对具体的商业往往不太在行,很想在面谈时有个初步的判断,就通过经纪人约好时间见面。没想到约会前一刻,经纪人打来电话,ca说谈话是要收费的,50刀一小时,经纪人委婉地表示,这是西方的惯例,别介意。我当然不介意,只不过立即取消了约会,并请经纪人转告那个ca,我不是在求他,而是在聘他做会计,既然他愿意被聘,聘用之前我要面试。被面试者居然要收费,把大陆来的人当傻瓜了不成?其实,真正让我反感的是,所谓中华文化中心的理事,还非常乐于助人。

此后,我的白人律师推荐了一家会计公司,其主管是个白人,我通过招聘的钟点翻译和他见面,咨询了很多问题,原来我一直担心的商业用房的HST,其实再简单不过,一句话就说清了,而且加拿大税务局的网站上写得清清楚楚。面谈后,想到西方惯例,我也是一个爱面子的中国人,不想在洋人面前丢份,就问他咨询怎么收费。他很诧异,问我的公司多长时间报税?我说在网上注册公司时我选择的是一年报一次税。他笑着说,那你不必着急,一年后如果愿意请他们代账的话,再找他付费,当然如果你愿意此刻就付钱,他也决不会拒绝。

我在中国时就听说过国际惯例之类的事情,资本主义国家嘛,一切都是商品,也早做好了别人提供服务就得付钱的准备,可是来了后发现常常不是这样的。如果那家白人会计公司免费咨询,是为了商业促销,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话,那么很多熟悉的和陌生的白人的言谈举止,让我觉得加拿大社会还有让人非常感动和温馨的一面。我家路对面的一个白人邻居发现我房子的玻璃大门推拉不灵,就主动请他的朋友过来修理,并且不肯收费。我们很过意不去,只好送了他几个茶叶蛋,他当着我们的面吞了一个,直夸好吃。不管真假,反正我和太太都很开心。这样的事例很多,比如,我前门台阶上冒出头的几颗大钉子、烟囱冻裂散落在房顶上的碎砖,都是在邻居的提醒和帮助下解决好的。我也不用一一赘述。如果邻居也说明不了问题,那就再看看陌生的白人是怎么做的吧。

有一次我太太外出散步,马路对面有一条大狗想扑过来,我太太吓得大喊,结果旁边的房子里冲出来一个白人老太太,威风凛凛地握着一条长棍,另外一处人家跑出来两个年青人挡在我太太前面,赶跑恶犬后,老太太还打电话报警,说要给那个不负责任的狗主人一点苦头吃吃。事后,我太太感情冲动地说,加拿大人真是太好了,说完还不忘埋怨我几句,大意是你们这些中国男人,哼。在老婆的白眼下,我忍不住嘀咕,虽然在中国时,一条恶狗和一个比狗更恶的狗主人曾让你耿耿于怀,但是你也不能把中国男人一棍子都打死吧。

[color=#FF0000][size=4]二.有些华人的所作所为让人心寒[/size][/color]

我聘请的那个钟点英文翻译是个大陆来的女留学生,人很好。有一个年近六十的香港孤老,是个会计,很像是在追求她,虽然她已有了男朋友。有一次这个女孩陪我们去Energy办理刚买好的商业用房的通电手续,由于我曾办过住宅房的通电,只付了大约两百元押金,不料commercial building供电押金约需八百元,我们钱没取够。这个女孩很大方地从信用卡里借给我们四百多元,救了急。我们也和她说好了第二天还给她钱。当天那个香港老男来我处接她回去时,他跟我说,你们借钱也没有借条,这样很不好,最好马上去银行取钱还她。关你什么事?我心里很生气,但没发作,因为不愿让女孩为难,同时也是刚来此地,不想得罪任何人,便请女孩子跟我们去银行,那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。这个女孩很不好意思,她略带责备地对那个香港人说,他们很守信用的,连房子都买了,还会不还这么点钱吗?由于我心中有气,还是坚决要求赶到了银行。

在路上当着我们的面,那个老男人竟然还打听我们付给女孩多少翻译费,是否及时付钱的。我真想给他一个大嘴巴。你作为一个老移民,浸淫西方文化几十年,难道不知道不干涉他人私事、不窥探别人隐私、尤其是不伤人自尊的道理?你向女孩子献殷勤,自然不关我事,但是你也别太忘乎所以,不知姓甚名谁了。

几年来去超市去银行去政府,总体上不愿意碰到华人。他或她们好像有难言之隐似的,稍有麻烦,不是推诿搪塞支支吾吾,就是轻慢同胞拒人以千里之外。

有一次买装潢材料,有个难题想请一个华人服务员打个电话,问在我家的白人木匠,因为我英语不太好。他说这不是他的工作范围,然后就把我们晾在一边,去为一个后来的白人服务了。我找到另一区的一个洋妞服务员,她微笑着为我们打了电话,并帮我们装车,当时她问,那个中国人不能为我们服务吗?显然她看到了刚才的一幕。我看她像是个主管,不想坏了同胞的事,就说,我们找她是想练练英语,瞧她能否听懂我的话。她听完哈哈大笑,开车时还向我们挥手,说欢迎我们常来她这里练口语。

最近去银行买GIC,我对投资品种的要求是没有风险的前提下,尽可能高的利息。投资部的一个中国雇员说,有一种GIC利率很高,为2.5%,而且她给我的利率和该部经理能给我的是一样的。我在这方面有经验,并且对同胞也不大信任,出来后当即又给投资部打了个电话。一位女士告诉我,在她处买那个投资品种,利率为3.0%。我又折回去和她见了面,果然是个白人。接待中她还介绍了另外一个没有风险、利率更高的投资组合,不过这是由另外一个人负责的,她可以带我去。她的后一句话使我对她好感顿生,就说不必和那个人再谈了,我就在你这里买好了。出门时,我和那个中国人员工对了一眼,彼此尴尬。我想,她肚里会不

回复 取消